新时时彩开奖直播|新时时彩开奖视频
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社會 >> 

老院長時隔23年重回太平寨

回味“麻風村”五味雜陳的過往

更新:2019-04-05 11:06:20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本報記者 王愛民 謝建榮 楊蕙菱    編輯:尹可

3月28日,和煦的陽光照進桃紅柳綠的達川區罐子鎮太平寨,微風輕拂,夾雜著青草的芬芳,田間不時閃過村民忙碌的身影,然而這個宛如世外桃源的小寨子在60年前卻是人們談之色變的神秘禁地。

  麻風村醫院舊址

人們曾習慣把這里稱做“麻風村”,太平寨外界反而知之甚少,更多的是通過劉秀品先生的紀實小說《麻風野史》了解這里。如今,麻風病不再是令人聞風喪膽的不治之癥,太平寨也早已走出“麻風村”的陰影,重新煥發出生機。

記者隨同將青春歲月奉獻給太平寨的原麻風村醫院院長楊曉果,走進了曾經的“麻風村”,追憶那段五味雜陳卻永生難忘的經歷……

剛進麻風村

許多夜晚在恐懼中度過

1959年5月,我市成立“達縣麻風村醫院”,并選址在四面臨崖的達川區罐子鎮太平寨。1986年,23歲的楊曉果剛參工,在得知自己被分配到這家醫院時,他整個人都懵掉了。“那時候,大家都怕極了麻風病,我心里也怕。”楊曉果說,他的家庭條件非常好,家人都不愿意他干這份工作。“不擔心被傳染那是假的,有什么辦法呢?畢竟我是醫生,治病是我的本分。”就這樣,楊曉果忐忑不安地來到了醫院。

病人宿舍舊址

楊曉果介紹,幾十年前,麻風村醫院就建在太平寨的入口,并豎有高高的寨墻,與外界隔離。當時,除達縣、開江、巴中、平昌、大竹、宣漢等地的麻風病人會被送往這里集中隔離治療,南充和陜西的部分麻風病人也會送到這里。最多的時候,醫院接收了250多個病人,僅有的幾位醫生每天要給所有的病人檢查和上藥,楊曉果至今還記得那些病人的模樣和哭嚎聲。

才到醫院的那幾個月,楊曉果時刻提醒自己是名醫生,必須勇敢堅強,但第一次親身接觸麻風病人,還是讓他感到了害怕。一到夜間,那些毛發脫落、面部扭曲、手腳不全的病人形象就浮現在他腦海里,他就在這種恐懼中度過了無數個夜晚。

常人談之色變

他和同事相互鼓勵

“我是醫生,救人是我的職責。哪里有需要,我就去哪里。”楊曉果介紹,不管酷暑還是嚴寒,只要接觸病人,醫生就必須穿上厚厚的消毒服,戴上醫用手套,就算夏天捂出了痱子,他們也不敢脫下,更不能用手套撓癢。在太平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,雖然條件簡陋,楊曉果卻一直保持著樂觀、積極、陽光的形象,正因為這樣,讓不少麻風病人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,積極配合治療,最終得以治愈。

楊曉果記得,當時醫院來了一位23歲的姑娘,容貌姣好,追求者甚眾,卻突然染上了麻風病。姑娘剛被送到太平寨時,成天以淚洗面,情緒極不穩定,不能接受自己的模樣,經常想要自殺。楊曉果和同事每天抽時間輪流陪護這位姑娘,和她談心聊天,讓她明白這病能治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疏解,姑娘打開了心結,積極配合治療。不到半年,姑娘病愈回家結婚生子,過得十分幸福。

剛到太平寨時,周圍不少村民都為楊曉果惋惜,“好好的一個年輕人卻到這個‘鬼地方’來,真是可惜了。”上世紀80、90年代,公眾對于麻風病缺乏認知,大多數人談之色變,楊曉果和同事只能相互勉勵,彼此堅定“治好麻風”的信心。不少被送到這里治療的麻風病人,由于過不了心理關,經常想自殺了卻一生。這是楊曉果最擔心的,他們每天都會反復開導病人“病一定能治好”,這既是對病人的心理疏導,也一種心理暗示。

承受孤獨

把最美年華獻給麻風村

楊曉果在太平寨度過了九年多時間,在他看來,這里更多的是常人難以承受的孤獨。太平寨與外界處于隔離狀態,寨內就像一個小社會,他們和病人開墾田地栽秧搭谷,釀酒養魚,養雞鴨喂豬等,幾乎不需要外界提供什么物資,一年到頭都沒什么人來這里。醫生擔心其他群眾被傳染,時常提醒附近村民,“不要輕易靠近和接觸這里。”漸漸地,太平寨就成了神秘的世外之地。

醫生們白天忙于給病人弄藥干活,不覺得孤獨,夜晚才是最難熬的時光。幾個同事晚上會搬一張木板到院子里,躺在上面看著浩渺夜空,這時孤獨感襲遍全身,楊曉果往往會潸然淚流。楊曉果說,冬天的夜晚更讓人難受,窗外寒風呼嘯大雪紛飛,“現在有首歌叫《聽雪落下的聲音》,聽起來浪漫,可那個時候聽啥子雪落下的聲音哦,冷得牙齒打抖抖,只想和家人圍著火爐吃頓飯。”楊曉果笑著感慨。

讓楊曉果更感落寞的是,不少適婚女孩看中了他,但由于他在麻風村醫院工作而離開。年近三十,同齡朋友早已結婚生子,楊曉果依然孤身一人。即使這樣,他也從沒動過離開太平寨的心思。后來,楊曉果的妻子一眼看中了他,而且不顧家人的強烈反對,發話“此生非他不嫁”,感動得楊曉果一塌糊涂。“當年,岳父實在拗不過我妻子,但又特別擔心女兒未來的生活,于是找人多次到太平寨來考察我。”楊曉果笑著說,每個來考察的人回去后都對他贊揚不止,“岳父這才放心把女兒嫁給我。”

有時,麻風村的醫生要出差或學習,旅館老板一看介紹信上寫的是麻風村醫院,直接拒絕他們入住,沒有辦法,達縣麻風村醫院后來只得更名為達縣太平寨醫院。諸如此類的尷尬和委屈,麻風村醫院的醫生們遭受了不少,但談到這些舊事,他們都只是淡淡的一笑,正是懂得群眾的恐懼,才更加堅定了他們治療麻風病的信念。

從1986年到1996年,楊曉果一直堅守在太平寨,他看到過病人痛苦地去世,也見證了許多病人被治愈。隨著醫療水平的提高,人們漸漸了解到,麻風病沒有那么可怕,是可治可控的。于是1996年,太平寨醫院逐漸將病人遣散回籍進行社會治療,幫助他們融入社會,太平寨麻風村醫院隨之成為一段歷史。但麻風村這個標簽卻在很長的時光里被烙在了太平寨。

重煥生機

撕下“麻風村”標簽



后來,楊曉果去了達川疾控中心,繼續戰斗在防控艾滋病、結核病等傳染疾病一線。“看來,這一輩子都要和傳染病打交道了,不過,真也挺有意義的。”楊曉果笑著說。

如今時隔23年,楊曉果再次回到太平寨,昔日的職工宿舍依舊立在醫院入口,食堂旁的百年黃桷樹更加繁茂。病人住的幾排平房不少賣給了當地村民,鄉村土路變成了水泥路,兩旁成片的果樹長勢喜人,未落盡的李花梨花在風中搖曳。漫步在林間,楊曉果感慨良多。他說,現在當地年輕人對麻風村基本沒有印象了。

據了解,太平寨現在搞起了連片開發,種上了青脆李、蜜桃、梨子等水果。村里的幾口堰塘碧波蕩漾,來釣魚的人不少。村子還在搞鄉村旅游,屆時,太平寨將徹底撕掉麻風村這個標簽。

附近村民得知以前那個陽光帥氣的楊醫生回來了,紛紛跑來看望,有的拉著他話家常,有的堵著他要送水果,有的勸他留下來吃飯,就像見到久違的親人一樣。“楊醫生是個好人,那些年經常幫我們看病拿藥,真心謝謝他。雖然20多年沒見面,但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哦。”“現在太平寨交通方便了,條件改善了,歡迎楊醫生經常回來看看大家。”在村民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我們沿著一條剛剛通車的寬闊水泥路離開了太平寨。車窗外,陽光明媚,花開正艷。

□本報記者 王愛民 謝建榮 楊蕙菱


達州日報社概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法律顧問 | COPYRIGHT @ COPY 2013-2020 BY www.pwicu.tw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四川省達州市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達州日報社
新时时彩开奖直播